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微信公众 | 用户登陆|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名师工程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师工程
名师工程
林珊:以思想的方式,向着远方风雨兼程

小学教师出身的著名儿童教育家李吉林老师说: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思想者,但我觉得即便是小学老师,也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和教育主张。确实,我们有时在分析显而易见的事情时都需要一定的思想,更何况儿童教育、语文教学还是件高深复杂的事情。

 

思想与思考是有深刻区别的。思想存在于媒体之中,经加工整理,是理性的、系统的、显性的,通常表现为教育专家、教学名师的教育教学思想。而思考通常由经验型教师或熟手型教师个体自发,是经验性的、非系统性的、隐性的,其内容好坏不一。回看旧我,就与众多骨干教师一样,属于后一类,虽不乏思考,但终究还是在技术型、操作型、经验型之列施施而行,专业发展的高原期不期而至。

 

幸运的是,恰逢省教育厅省级名师工程启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动名师成长,以此为抓手提升福建省教师队伍的整体素养与水平。乘此美意,在余文森、成尚荣等专家的牵引下,我有机会与国内一流名家孙绍振、王崧舟、薛法根等深度相遇,并有机会到台湾等地做交流,我的视界豁然开阔。在学习中,我认识到名师思想形成离不开反思、阅读、写作、实践反复循环的过程。也许有人会质疑,这与一般教师的专业发展路径没什么区别。但成尚荣先生说过:基本的方式、一般的规律是最普通的,却是最有力量的。我深以为是。盘点这几年我的经历,与经验型时期有所不同,总的来说可归结为五个字:钻井式聚焦

  

01  聚焦经验 反复提炼

 

经验是实践的产物,是教学思想的基础。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教师拥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但从某种意义来看,所谓的丰富往往导致平庸,原因有三:其一,教师自满于丰富;其二,经验并不具有科学性;其三,经验零散,缺乏系统而显性的表达。因此,余文森教授指出:教师教学思想的形成首先需要聚焦经验的反思与重构,撷取经验中的精华,进行显性的个性化表达,其结果就是提炼出自己的教学主张。他认为,教学主张是名师成熟的个人理论,是名师的教育教学行为应当一以贯之的。于是,我尝试着从反思入手,去伪存真,以语文学科内核、教学要素以及个人教学风格为基本依据,将自己原有的较为零散的实践经验、教学思考进行整合,提出了追求语文教学真善美意蕴的教学主张。

 


02  聚焦主张,系统阅读

 

在时间有限、节奏飞快、事务繁忙的现代社会,对于有志于成长为思想型名师的熟手型教师来说,更需要钻井式、主题化的系统阅读。记得我的教学主张刚刚用92个汉字显性表达出来之后,着实苦恼了好一阵子,因为这92个字仅仅只是冒出地面的春笋尖芽而已,要长成竹子,还需要一节一节地拔节,这是经验重建的过程,是教学主张结构化、体系化的过程。阅读问道,是必由之路!

 

我先是读哲学与儿童研究类书籍,如《中国哲学简史》(冯友兰)、《中西哲学之会通十四讲》、《教育哲学》(石中英)、《儿童精神哲学》(刘晓东)等。因为对于小学教学来说,哲学与儿童是永远的主题,并且永远居于整个系统的上位,教学需要哲学的观照,在教育史上,教育家们任何一个教学理论的提出或阐发都是以一定的哲学方法论作为指导,而儿童立场是小学教学的根本立场,没有儿童研究,教学便会如水面浮萍。恰巧,我所表达的真善美语文教学主张中的真善美,本身就是哲学命题。这些哲学与儿童的阅读研究,为我的思想主张研究提供了方法论视角,即从认识论、解释论、主体论、课程论、教学论五个维度展开,其细目涉及文本解读、语用、文化阐释、教学审美等。

 

有了这样的研究视角后,系统化的主题阅读地图便清晰了然,围绕着语文教学真善美的主题,我又阅读了《接受美学与接受理论》(李泽厚主编)、《文化与安身立命》(樊浩著)、《本体与阐释:语文教育的文化建构观》(曹明海)、《文本细读》(孙绍振)、《文本重读》(钱理群)、《万川之月》(胡晓明)、《唐诗审美艺术论》(何方形)、《中国美学十五讲》(朱良志)、《中国古典文艺学》(胡经之)、《语文:表现与存在》(潘新和)、《语感论》(王尚文)、《言语教学论》(李海林)、《重塑真善美》(加德纳)以及杨道麟教授关于语文教育真善美的系列文章等。系统阅读,无疑丰厚了我的专业底蕴,在语文教学真善美意韵的领域里,我的思考(此时还只能称之为思考)开始从捉襟见肘渐渐走向如鱼得水,为教学主张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03  聚焦主张,系列写作

 

教学主张是一个有机的系统,是理论与实践的融合,需要用一段话进行概括性提炼式表达,更需要具体化、高质量的表达,这就需要教师循法写作。循法首先指系列写作。在系统阅读的基础上展开系列写作,是将提炼式教学主张具体化、结构化的基本方法。如,杨道麟教授围绕语文教育真善美这个主题,撰写了语文教育目标的真善美等系列文章,使问题变得全息、立体、透彻。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但小学教师表达自己的教学主张,与大学教授不同,应当走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表达之路。于是,我尝试从理论架构与实践体系两个方面分别展开了阐述,全息思考。在阐述真善美语文的理论架构时,从真善美语文教学之滥觞”“真善美语文教学的内涵界定”“真善美语文教学的理论支点”“真善美语文教学的价值辨析等角度展开;在实践体系部分,从文本解读的真善美、儿童学习的真善美以及语文教学课境创造等视角展开,由此确立我的系列写作方向。

 

其次,循法也指遵循法度,即写出深度。几年前我读潘新和的《语文:表现与存在》时,惊讶于潘教授对叶圣陶等一代宗师某些观点的质疑,因为那时的我,别说像叶圣陶这样的宗师,就是一般教育杂志上刊登的观点,都会认作是圣经。潘教授的质疑,体现了一种可贵的审辩思维,点醒了我。再往深里读,更是敬佩于潘教授的多向辐射、深入推进的发散思维魅力。思维方式的丰富,使整部作品充满张力与厚重感。所以,为提升写作法度,我在阅读与教研中大胆质疑,训练思维能力,并在写作中不断自我审视、修正、提升,科学改进教学主张。

 

再次,循法还体现为写作的语言风格。风格即个性,比如孙绍振漫不经心的幽默与智趣,比如王崧舟字里行间时常闪现佛性的光辉,但不管哪种风格,老道是共性。所以我时常吸收大家的语言智慧,不断改造语言,锤炼属于自己的语言质感,如此,我的教育写作才能渐渐告别轻熟走向老到

 

04 聚焦主张,实践求证

 

我始终认为,阅读-写作-实践三者间是一个交融的循环系统。一方面,阅读要联系实践,写作更依托于实践;另一方面,由写作总结的教学主张,要在具体教学活动中进行求证,在实践层面不断的中求得发展。如今年5月,我领衔的名师工作室开展教学主张的课堂实践研究,《福建教育》编辑部编辑参与了活动,她们基于写作的思考,提出了分类、分段研究的建议。于是我们共同确定,以写景散文的审美教学为对象,分学段展开探索研究。通过实践证明,这种将触角伸展至文体类别与学段的研究,侧重于操作体系的建构,进一步完善与细化了我原有的教学主张。

 

以思想的方式成熟,是内心从氤氲至清朗的过程,是从混沌至开悟的过程,是自我成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体验着身心的安顿,体验着生命的圆融与超越。但生命超越又意味着我们永远在路上,那么,让我们以思想的方式向着远方风雨兼程吧!

 

作者:福州教育学院附属第一小学  林珊

 

关闭